“抗击疫情”获奖征文 | 我的爱人在武汉

日期:2020-07-17 20:19  来源:北京市退役军人事务局  字号:

一场疫情打破了原本平静的生活,无数人暂别家人奔赴一线,我的爱人王志齐——北京医院神经外科的一名护士,也是无数“逆行者”中的一员。


毅然报名  

26日下午三点,爱人接到了医院选派第二批医务工作者赴湖北武汉参加抗疫工作的紧急通知。她既想报名,又有些犹豫——一方面,她放心不下家中老人,另一方面,又担心我对此事的态度。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国家培养了我们,我们就应该在国家和人民需要我们的时候挺身而出。得知这件事后,我第一时间表达了支持,对她说:“家里和父母这边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的!”

听到我支持的话语后,她便不再犹豫,坚定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但她不知道,看到这一幕的我,心里说不出的感觉有很多——敬佩、不舍,更多的是担心。

面对这场来势汹汹的疫情,武汉封城,国家进入疫情防控最高级别,而她即将奔赴抗疫一线,零距离接触感染病人,多么危险啊!可是我不能让她看出我的担心,我怕她不能安心地在一线工作,不能全心全意地去照顾病人,我要减少她的后顾之忧,默默地在她身后支持她。


剪去长发  

因为专业能力强,她很快就被确认为赴湖北医疗队中的一员。从报名、确认、参加动员会、准备个人物品到出发,仅剩半天时间。

我们兵分两路,她去开会,我赶忙去超市购买生活用品,怕她晚上夜班回来没的吃,买了很多巧克力、饼干、八宝粥,还特意买了一次性内裤和成人纸尿裤,以防长时间穿防护服不方便上厕所。



等我买好东西来到医院后,她已经剪掉了留了许多年的长发,她红着眼睛对我说: “这样可以减少被感染的几率”。我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对她说:“你这个样子很美,头发还可以留,我等着你凯旋!”


坚守岗位  

终于,她乘坐27日下午1点半的航班飞往了武汉,被分配到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开展工作。同济医院是重症患者的收治点,我每天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她的消息。

当她告诉我医疗团队通过ECMO成功治愈了一名年轻的重症患者时,我与她一起激动;当得知护理的重症患者连续几名离世时,她情绪低落,我感同身受。

记得她对我说,3月底的武汉已经很热了,医护人员一个班6个小时,但穿脱防护服、消毒各需要1个小时,也就是说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每天要连续工作8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不能开空调。很多人都会因为这样的环境感到身体不适,但是没有一个人退缩,累了就默默地找个角落,停一停、靠一靠,之后继续坚守岗位。



与她视频时,看到她脸上被口罩和护目镜压得一道道深深的印痕,被汗水捂得发白的双手,还有日渐消瘦的脸庞,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她却问我:“你哭什么?”我说:“很心疼你呀!这时的你才是最漂亮的,是白衣天使,谢谢你为我们筑起了一道墙,老婆你一定要平安归来。”


英雄凯旋  

六十个日夜,我终于等来了英雄的凯旋,看着爱人“过水门”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我的心也随着放了下来。在她去隔离的路上,我们隔着车窗匆匆看了彼此一眼,但就是这一眼,我看到了她满脸的疲惫和对家里的思念;就这一眼,我看到了她对胜利的喜悦和平安归来的安心。

平时受全家人宠爱的妻子化身为守护人民的白衣战士,她和她战友们的风骨和精神将永存我心中,像一团火,使我充满激情地散发光和热,积极工作,无畏困难,不会退缩,为祖国美好的明天贡献力量。